IMAG1667.jpg

今夏,我們將從居住了十年的台北市,遷徙到台北捷運最北端的淡水區;算算這是結婚後的第五次搬家了。

 

記得當年很多人告訴我,嫁給傳道人就是要常常搬家,年輕的我哪有在怕,甚至是期待的。轉眼17年,已經搬過四次家:從台北到澎湖、從澎湖到高雄、從高雄到台南、從台南到台北。嗯,記錄不算輝煌。這一次,是從台北到新北,車程不到1hr,算是歷次最短的搬遷距離。嘿嘿,所以啊,我可以說這根本是小菜一碟嗎?

 

著手打包後發現,平常鮮少累積物品的我們家(是的我愛丟東西),住了十年沒動,還是不自覺的堆積了寶藏。因此打包前的要務就是:丟!丟!丟!多年未穿的服裝、孩子太小的衣物、過時的書籍與CD、失寵的小兒玩具......清理工作本質上是一種療癒行為,下定決心把用不到的東西丟棄,心境與環境也變得清朗了。

 

婚後我們都是居住在教會提供的牧師館,沒有傢俱需要料理,每次搬家最貴重的物品就是我的40高齡鋼琴,其餘就是熊爸與我加起來數不清的書籍、DVD、CD,還有我那不小的樂譜庫和工具書吃飯傢伙。每次搬家就是我盤點藏書與藏譜的最佳時機,這次盤點相隔十年,自己倒是給自己嚇了一跳;十年來沒翻動過的書籍與樂譜比比皆是,若非需要打包,它們大概從此不見天日了。

 

這十年來,科技讓大家的閱聽方式有了極大轉變,我也不例外,從前收集樂譜、影音、相片、紙本資料的習慣,漸漸被網路與電子檔案所取代。或許有一天,幾千冊的藏書、幾萬本的樂譜,只需要一台平板電腦就能攜帶自如。到那時候,搬家應該就不是苦差事了吧!

 

但是,搬家有可能變成樂事嗎?搬家代表環境即將改變,這樣的改變迫使我們轉換心境,迎接挑戰。平心想想,我們的人生,其實很需要這樣的非自願轉變。沒錯,是「非自願」,因為按照老我,人都是不喜變動,更不願意離開舒適圈的。

 

因此我也漸漸體會到搬家免不了的「痛快」─既痛苦又歡快。正因為要搬家,我們得逼著自己開始整理週遭瑣碎、不清不楚的事物;然後藉著變換居住環境,建立新的生活方法,擺脫某些揮之不去的陋習。這樣說來,搬家也像成長,能讓我們經歷脫殼,產生蛻變,活出新的生命樣式。

 

未來我們即將搬進淡江校園內的一座紅色小平房,屋內小小的,但庭院卻不小,庭院外還有廣大的校園,相信孩子們會很喜歡。據說馬偕大孫柯設偕(1900-1990)任教於淡江中學時,曾經住過這幢房子,得知此事讓我十分開心,將來我不但散步散著就能到馬偕與張聰明的墓前看看,還能與馬偕在世時唯一見過的孫輩柯設偕住在同一個屋簷下......(還好他已不在不然也太擠了)......我心裡深深感謝,感謝神讓我們的服事一路走來,都奇妙的與馬偕發生連結。

 

「搬家」就是這麼一趟讓人又愛又怕,緊張與期待交織的旅程。人生苦短,能在上帝的帶領下轉換環境,欣賞不同的風光景緻,又何嘗不是一件難得的人生樂事呢?打起精神來,繼續打包,朝著這趟旅程前進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hyu Wang 的頭像
Shihyu Wang

LOVE and SING

Shihyu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