蓋因美少女媽媽我充滿智慧(純屬臆測),十八歲過後,四顆智齒就陸續報到了。


除右上方智齒偶會在睡眠不足或抵抗力低下之際,以腫痛之姿向我提醒它的存在;十多年來,智齒們與我相安無事。


但近年來(年事已高?),每逢定期牙齒檢查,牙醫總會建議我拔掉智齒,以絕後患。


但美少女媽媽我一來怕痛,二來自信刷牙功夫了得,三來聽從旁門左道,咸信智齒乃人體不可或缺之物,故將醫師之言拋諸腦後。


前兩天不知怎麼的,右上方智齒猛然腫痛起來,本以為休息一下即可恢復,沒想到這一痛不可收拾,右邊臉頰都痛麻啦!只好趕緊掛號向醫師求救去。


躺在診療椅上,我的醫師一見我狼狽相便叨念著:「痛幾天啦?早拔掉就好囉!」


我:「痛兩天了,很痛很痛。」


醫:「嘴巴張開來我看看....喔喔...都化膿啦!我給妳上點麻藥,要把牙肉撥開來看看。」


(三兩下上完麻藥,醫師要我坐起來漱漱口等待麻藥生效)


醫:「一般我們拔掉上方智齒,傷口較小沒有缝線,晚上就可進食,兩天內不要吃太冰太燙太辣......」


愈聽愈奇怪,插話問:「呃......等等喔醫師......我們今天是要把它拔掉嗎?」


醫:「當然囉!不然我們剛剛幹嘛上麻藥呢?」(一副終於逮到我的樣子)


我:「#$%&@........」(os:阿呀!我中計啦!)


接下來的拔牙流程就在我措手不及下展開,我彷彿被架上刑台的囚犯,雙拳緊握、渾身僵硬、眼角泛淚......


醫師倒是一派輕鬆,要我別緊張,動作咸熟地上推下擠左拉右搖,我可憐的智齒,就這樣隨著可怖的拉扯聲,硬生生離我而去啦!


史上最長五分鐘過去,我咬著紗布掙扎起身,勉強擠出一句:「謝謝妳醫師......」醫師回我一記勝利的笑容。


然後,我拿著藥,還有我的智齒,悽悽慘慘戚戚地回家了。


之後痛苦的恢復過程不需贅述,拔過智齒的人應該都能明瞭吧!


我在MSN上敲了好友牙醫矜董,我的醫師可是她老公呂董的同窗,不告個狀怎麼了得。


沒想到矜董說:「hehe......你們這種病人我們都見多了,所以愈來愈狠心......沒錯總之就是不給妳走了!」


熊爸也說:「我覺得她很有醫德啊!沒有開藥叫妳回家下次再去拔牙,拿兩次掛號費。」


看來輿論皆指向我的醫師仁心仁術,我這廂是咎由自取自投羅網,怨不得別人啦!


什麼!你問我何時再去拔下一顆智齒?喔~天哪!饒了我吧!!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hyu Wang 的頭像
Shihyu Wang

LOVE and SING

Shihyu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