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在蝙蝠弟的推薦下,看了雨啊,請你到非洲這本書,過程中,模糊的淚眼,數度打斷了我的閱讀。或許,我曾經聽過,但是,我卻從來沒有仔細想過,在全球六十億人口當中,有十二億人每天生活費不到一美元(約台幣35元);有五億人經歷著戰爭的危險、酷刑的折磨、飢餓的煎熬;有一億五千萬名孩童在街頭生活,喝髒水啃毒草,受到疾病傳染而逐漸死亡;然而,在此同時,世界另一邊的人類,每年花一百八十億美元購買化妝品、一百五十億美元購買香水,以及一百七十億美元飼養寵物......換言之,這個世界有一部份的人太飽,另外一部份的人卻將要餓死。
 
作者金惠子女士,是韓國資深且著名的女星,她參與世界展望會的工作,不像其他藝人親善大使,只是利用十幾天參觀訪問這些困苦國家,而是獻上了十餘年的時間,深入探訪記錄,將亞非最貧困艱難的聲音及影像,帶出並傳遞給世人知道。
 
近來因為電影「血鑽石」,很多人才知曉,鑽石原來是非洲所有大屠殺事件的元兇,這些沾染了非洲婦女和兒童血腥的鑽石,不但沒有帶給貧窮的非洲國家任何利益,卻帶給這些人民極大的恐懼和痛苦。內戰不斷的非洲,許多男孩被迫成為童兵,他們被餵食毒品,成為可怕的殺人機器,他們既是被害者也是加害者,他們到處剁人手、斬人頭、剖開孕婦的肚子、奪走媽媽背上的孩子,丟掉江裡後強姦了媽媽......不僅是政府軍和叛軍,連聯合國派遣的維和部隊也強暴當地女性,無數的女性在遭到集體輪姦之後被虐殺;不管怎麼樣的戰爭,受害最深的永遠是可憐的婦女和孩童。
 
二OO一年九月十一日,發生了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,隱身阿富汗的賓拉登被美國指為罪魁,阿富汗突然成為全球注目的焦點,隨後美國和英國對阿富汗發動猛烈攻擊,結果阿富汗境內那些與恐怖事件毫無關係的善良村民,卻成了受害者。阿富汗一直是被忽略的一角,直到美國追蹤賓拉登,世人才發現這裡有那麼多的孩子無助地死去。有十五萬名的阿富汗人吃著一種類似野生菠菜、毒性很強的草,嚼到嘴巴都染成綠色,因為他們得不到糧食援助,只能眼睜睜看著死亡逼近。

印度與阿拉伯國家的富人財產之多,超乎人們想像,但他們卻因為階級觀念,全然不顧自己國家裡還有連乾淨的水都喝不到的同胞。印度的孟買,是最具現代化氣息的商業城、也是富有歷史意義的古都,但在這個城市裡,卻同時存在世界三大貧民窟之一─孟買貧民窟。有一個叫馬杜賴的地方,當地的母親為了節省糧食,會將出生的女嬰毒死,殺害了孩子的母親,會十天十夜什麼都不吃,只是哭泣,然後再回到日常生活;如果別人的孩子死了,她就到那裏一起哭,為了用自己的手殺害了孩子而哭。我也是兩個孩子的母親,我不敢揣想他們的心情,我的孩子在我們的期待中誕生,在我們的呵護下成長,我不能想像這些可憐的母親,是在什麼樣的痛苦下決定殺害自己的孩子,一個和自己血肉相連的生命,或許,活下去遠比一出生就死了還要艱辛得多吧! 

然而,貧困並非沒有解藥,如果我們有分享的觀念,能夠將我們的資源分送給別人,地球村裡的人類就可以擁有足夠的糧食、金錢和醫療用品,耶穌要我們愛鄰舍如同自己,如果基督徒每人負責一名飢餓的難民,就可以讓世界上大多數的人從饑荒中得到解脫;如果有人捐獻一萬美元,就可以讓衣索比亞一個都市內所有的孩子打預防針,免於疾病感染的威脅。
 
當代神學家傑克‧里梅爾( Jack Riemer )曾如此寫道:

我們不能只單單禱告:神啊,求你結束戰爭;因為我們知道你創造的世界,是要人類自行找到和平之路,能與自己及鄰舍和平相處。

我們不能只單單禱告:神啊,求你結束饑荒;因為你已經給我們資源,去餵養整個世界,只要我們憑智慧加以運用。

我們不能只單單禱告:神啊,求你根除偏見;因為你已經給我們眼睛,去看世人的良善,只要我們正確地使用眼睛。

我們不能只單單禱告:神啊,求你挪去絕望;因為你已經給我們力量,去掃除貧民窟、給人希望,只要我們公正地運用這力量。

我們不能只單單禱告:神啊,求你終止疾病;因為你已經給我們偉大的心靈,去尋找醫病、止痛療傷之道,只要我們積極地運用心靈。

因此我們反倒要向你禱告:神啊,求賜力量、決心和意志力,去身體力行,而不光只是禱告,去更新變化,而不只是祈願。
 
最近我們加入了世界展望會的兒童資助計畫,每月七百元認養一個孩子,直到孩子年滿十八歲。對很多人來說,七百元只是十一奉獻的一小部分,但卻可以幫助這些貧困國家的孩童,修建學校、提供一個月的餐費與學費、改變他們的未來。「雨啊,請你到非洲」,若願意,你我都可以是那滴雨,落在貧脊的土地上,使土地得到滋潤而重獲新生。

 

附記:2008年,我們又認養第二個孩子,加上第一位,兩個都是男孩。他們一個在宏都拉斯,一個在尼日,都和可忻年齡相仿。願上帝保守他們平安成長,願我們付出的小小力量,可以使他們對未來更有盼望。

Shihyu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