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熊爸預約了拔智齒,由於熊爸的智齒屬於非常頑固類別,他自己不敢掉以輕心,預約下午三點,兩點就趕緊先回家補眠待戰。


我叮囑兩個小朋友不可以進房間吵爸爸,接近三點時,我讓可忻先在外面浴室刷牙準備午睡,大衛照例隨著姊姊的移動路線蹦跳。


偏偏稍早我沖洗了外面浴室,浴室內外都還有水珠,大衛跟進浴室時一個踉蹌,就滑倒在浴室門口,我聽到頭撞地很結實的一聲"扣",隨後是哭聲鳴笛般響起。


我看見大衛後腦杓正敲在大理石門檻上,心中暗叫不妙,趕緊衝向前把他抱起,果然後腦杓敲出一個腫包和一個小洞,流血啦!


我驚慌失措趕緊大喊熊爸,大衛可能被我的著急模樣嚇到,沒多久就不哭了,但是傷口還在出血,看起來跑一趟急診是免不了的了。


本來預備睡午覺的兩個孩子,這會兒都不得安寧了,可忻只好跟著爸爸去牙科,大衛坐上娃娃車由我推著,趕緊跑馬偕醫院急診。


這已經是大衛第二次進急診室。上上週星期三晚上,大衛與爸爸晚飯後出去散步,不小心在一個店家被吉娃娃咬傷了耳朵與手臂,好在只是小擦傷,但店家主人還是趕緊招了計程車帶他們父子倆往馬偕掛急診,所幸那回狗咬沒造成大礙,服用抗生素,傷口兩三天就痊癒了,感謝主!


  


2009/9/16 大衛遭吉娃娃咬傷 (熊小被犬欺)

 
但這回的急診室經驗可就沒有那麼美好了,醫生看過傷口後說需要縫一針。

我抱著大衛進到內室病床,護士先用床巾將大衛裹起(避免等會縫線小手亂揮),


接著幫大衛剃掉傷口附近的頭髮......目前為止大衛都很乖巧沒有哭。


但是當護士請媽媽外面稍候,接著壓住他,醫生亮出器具時,大衛馬上意識到有恐怖的事情要發生了!


他死命掙扎大聲哭叫,我站在門外心慌的要掉淚......


偷偷望進去,看見醫生手起手落打麻藥穿梭縫線,護士努力壓制住大衛,但是大衛力大無窮雙手已經掙脫......


眼見醫生準備剪線,但是大衛已經快要從趴姿掙扎成躺姿,手還去打醫生想要扯縫線,我趕緊跑進去幫忙安撫,醫生驚呼了一聲說:「他自己扯斷線了!」


我抱過大衛讓他把頭靠在我肩膀,拍背讓他安靜下來,醫生趕緊過來檢查縫線,還好!大衛只是扯斷線頭,沒有連皮帶肉把整條線扯掉。


氣喘吁吁的護士說:「他是屬牛的嗎?力氣好大啊!」


醫生也喘口氣半開玩笑的說:「我看他的活動力沒問題,應該不用太擔心了。」


敷上紗布罩著彈性繃帶,像個蜘蛛人的大衛,終於出了診間,在等候區等候批價領藥時,即刻累得趴在我身上睡著了。


終於帶著大衛回到家裡。熊爸也已經拔完牙帶可忻回家,麻藥未退的熊爸連話都說不清楚,可憐的大衛則是睡得全身軟綿綿任人擺佈,向來平靜的家中突然增加傷兵兩枚,美少女媽媽我得堅強一點才行囉!


  


睡醒以後的大衛,非常討厭自己的蜘蛛人造型,不顧爸媽好言相勸,三兩下就把頭套扯掉了!(手上還掛著急診手環)

 

昨晚直到今早,觀察大衛的活動情形,顯然這傷口沒有為他帶來太大痛苦,也沒有任何腦震盪或是內傷的徵兆出現,我懸掛著的一顆心終於稍稍放下,感謝上帝!


然而從事發到現在,我只要走過大衛跌傷的那間浴室門口,頭皮還是一陣發麻,想到自己的疏忽,想到大衛受傷的經過,還是心慌自責的想哭......擔心孩子會再度受傷的陰影,盤旋心頭揮之不去。


 


案發現場已經亡羊補牢擺上止滑墊
 

我知道自己絕對不能被這樣的恐懼綑綁,我禱告祈求主,將我的孩子高舉在上帝面前,求上帝在孩子的四周安置圍籬保護他們,願我的孩子都能投靠在上主翅膀的蔭下,直到災害過去,求主憐憫我這軟弱又有限的母親,求主不斷的向我顯明祂保護的應許,無論我的孩子在哪裡,祂必保護到底,永遠不離。


今天中午去接可忻放學,可忻和朋友們一出校門,就衝過來七嘴八舌的跟我說,早上可忻和同學玩時跌倒撞到後腦......


我趕緊轉過可忻的頭檢查,還好沒看到任何腫包,可忻自己也笑嘻嘻的跟我說沒事,有去給校護看過了......


但是大衛跌傷的陰影仍在,我忍不住心焦還是唸了可忻幾句,要她跟我保證,以後在學校絕對不可以玩到忘形。


喔!親愛的主啊!求祢幫助我,養育孩子之路還很漫長,太多未知的危險在等待著我們,我需要祢與我同行,賜我智慧與力量,學習面對並且克服一切挑戰。


我要特別祈求祢保守我的孩子不遭遇意外、疾病、受傷,或其他一切身體、精神、情緒的毀損,我求祢幫助我的孩子行在你的法則中,順服祢的旨意,好使他們永遠不離開祢的護庇。


願我的孩子─可忻與大衛,在他們一切所行的事上及一切所到之處都安全。奉主耶穌的名禱告,阿們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ihyu Wang 的頭像
Shihyu Wang

LOVE and SING

Shihyu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